腾讯分分彩 > 生活 >

浓缩的才是精华:一本书盘点三联生活周刊2017观察与态度

  十年前,美国《纽约时报》曾刊登一篇文章,题为《美国报业的生与死》,探讨新媒体对报业的冲击。近几年,尤其是近一两年,新媒体对国内许多报刊造成的不仅仅是冲击,而是真正的生死体验。刚刚转过年,又有不少报纸宣布停办。

  对包括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在内的传统媒体而言,严冬不会轻易过去,而且还在加剧。尽管不得不随时做出改变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仍然坚守自己的办刊宗旨,在这个碎片化阅读的时代提供一个有深度的思考。

  《Memo 2017》汇编《三联生活周刊》2017年重要报道,展现周刊发展新愿景:“文化自信养成,生活方式提升,以全球为格局重塑价值观。”这是一本绝对的干货书,浓缩的精华宝,是对2017年的全景式回望。

  2017年,对我国来说是极不平常的一年,出台了许多影响深远的重大举措,新区雄安向世人展现了中国式伟大梦想,当然这一梦想要想实现也面临诸多的挑战。与此相应,北京的一些新规,如非首都功能的疏解,自然也是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关注的重要方面。

  从市场角度看,雄安并没有当年的深圳、浦东那样的优势,甚至也比不上作为渤海湾出海口的滨海新区。雄安的潜力在于,它还没有既得利益的介入,是一张白纸,一块被顶层设计的改革试验田。

  雄安新区的远期规划面积2000平方公里,超过北京六环以内的实际面积,超过深圳,与浦东相当,未来的拉动能力不可小觑。据摩根士丹利的测算,预计未来10年至20年内,雄安人口将达340万至670万人,总体投资达1.2万亿至2.4万亿元人民币,每年拉动全国投资0.15至0.63个百分点。

  当然,作为一本以文化和生活为主旨的非政治性刊物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的报道和解读,意在从多角度提供思考,权供资鉴。财经也是刊物的重点栏目,有过多篇报道,分析了去杠杆时代资产配置状况,力求找准这一让人有些看不懂的时代的理财之道。

  如果说之前的楼市调控主要还是以行政手段为主,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冲击则是以货币手段釜底抽薪,其杀伤力甚至远超过行政调控。从短期来看,过去两年高烧过度的一线城市还将继续降温,因此,无论从行政调控还是货币环境来看,这一次房地产市场的冬天都不会迅速结束。

  对于资金推动型的A股市场,金融去杠杆带来资金面的紧张,意味着在短期之内出现大牛市的可能性已经很低,不过在经过持续下跌之后,低估值的A股还是能够让人看到些许希望。综合各种因素来看,在资金面紧张、利率上升以及投资者信心不足的背景之下,A股市场短期之内很难出现大牛市行情。不过,这也并不意味着A股市场毫无希望……

  全面二孩政策正式启动,对许多人来说,这是期盼已久的好事,但是生育二孩会在经济、医疗、教育等方面给个人和社会带来诸多问题,我们个人和国家、社会做好准备了吗?

  经济因素是人们最常提到的顾虑,一个比经济账更深刻的因素可能是观念:35年的独生子女证已经深刻改变我们对家庭的理解。但更棘手的是结构性挑战:据测算,我国符合全面二孩政策条件的妇女约60%在35岁以上。这个群体被产科医生称为“赶末班车的一批人”。年龄超过35岁的女性,卵子数量和质量都有显著的下降。

  为了应对高龄高危产妇扎堆的新的医疗危机,卫生部要求大部分高危产科病患都要转到三级医院。原来三级医院接诊高危的比例从60%提高到了80%以上。但在硬件和制度建设之外,医疗资源中最难以解决的问题——医生、助产士、护士等人才资源的配备,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问题。

  在国际方面,2017年同样是不平凡的一年。在可能的情况下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的记者都去一线进行了采访,这些报道反映了周刊对世界格局的见解。

  2017年,暴恐、难民事件仍在发酵,特朗普出人意料获胜后执政第一年种种让人见怪不怪的政策,不仅影响到美国自身,也对中国、俄国和世界大局产生了深刻影响;他的政策甚至可能对世界环境的治理带来动荡,尤其是美国退出《巴黎气候变化协定》之后。

  2017年12月初,特朗普的减税方案在美国参议院获得通过,特朗普税改之所以引发全球关注,主要原因在于,企业所得税大幅下降,以及美国公司海外利润汇回税下降,这不仅影响美国自身经济,而且具有极强的外溢性。对于中国经济而言,特朗普减税带来的最直接冲击将是资本外流。

  不同于过去很多年的金融资本外流,这一次面临的将是产业资本外流,这也是中国经济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。但是随着特朗普税改的推进,我国的直接税改革可能也会受到一定的阻力。我国现有的直接税主要包括企业和个人所得税,在特朗普税改大幅降低了美国企业的所得税之后,中国如果反而提升企业所得税显然已经不太现实,而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显然更加敏感。

  当然,动荡不安的世界还有多个热点,如叙利亚问题,停火已至,和平仍遥遥无期;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,对欧洲的价值观和国家理念形成重大挑战。南亚既是我国的近邻,也是影响世界的一大因素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重点关注了印度的转型。

  在印度,这个号称境内有7万公里高速公路、排在世界第三的国度,从新德里到斋普尔的高速路仅仅260多公里,却可能要跑上一天,仅交高速费就得排上近一个小时的队。高速路上汽车、马车、神牛、骆驼车、摩托车、三轮车并驾齐驱,汽车更是无需顾忌交通规则肆意穿插,车辆超载是常态。

  而3.3亿神祇,林立的教派,即使货币上都要印刷15种语言,复杂而割裂的文化处处给印度的现代化进程制造着难题。经济上的割裂抬高了交易费用,更使印度无法形成统一的大市场,削弱了13亿人口潜在的规模效益。

  印度的慢吞吞,吞噬着它的增长潜力。当印度迎来了它急吼吼的总理莫迪,一切似乎都在改变,当然,破与立似乎永远无法摆脱的是混乱的开局。

  2017年,周刊主笔袁越(笔名土摩托)历时半年,采访全球顶级的科学家,针对“中国人从哪里来”这一与我们每个人密切相关的问题,进行了深刻的分析与解读。

  通过对Y染色体的研究发现,当今中国男性当中有将近一半的人属于三个超级男性的后代,他们很可能是三个古代部落的首领,各自代表着三个原始族群。但在人类遗传学体系里,这三个族群是用Y染色体上的三个标记物的名字命名的,李辉正在尝试把他们和具体的历史事件联系起来。

  按照李辉的说法,第一个超级男性出现在6800年前,对应于7800年前在湖南开始的高庙文化。第二个超级男性出现在6500年前,很可能和仰韶文化有关。这个文化大致位于黄河中游地区,从今天的甘肃省到河南省之间,传说中的夏商周就位于这一区域,华夏民族的主体很可能就来自这里。第三个超级男性出现在5300年前,可能和红山文化有关。该文化大致位于今天的燕山以北的大凌河与西辽河上游地区,以小米为主要农作物。位于内蒙古赤峰市的红山后遗址挖掘出了大批造型生动的玉器,说明中国人用玉的传统很可能来自这里。

  周刊一如既往地关注医疗科技的发展,比如城市、医疗与个人的关系、看病难与跨境医疗,报道这些,只是为了让普通人在城市里生活得更好。来,听听老百姓的心声:

  “香港医院对病人的照顾非常好,管理方式也很人性化,所以香港本地患者都是一个人来吊水,吊完就走,不像内地,吊个水还要住院,一大帮亲戚朋友轮流请假陪床,无论是病人还是家属都开心不起来。”彭女士的大儿子鲍家龙对我说:“以前我妈在内地做化疗,一个疗程三天,天天在医院里吐。在香港只要来这里吊两小时水就可以回旅馆了,即使要吐也是在旅馆里吐,这一点让我妈感觉舒服很多。”鲍家龙还告诉我,同样的化疗药,以前他妈妈一直对化疗有抵触情绪,现在好多了。鲍家龙补充道:“像癌症这种病,前期当然是药重要,但到了后期,病人的心理健康更重要。没有好的心态,病人是会被吓死的,香港医院在这方面做得比较好,对病人照顾得非常得体。”

  20世纪80年代时中国的医学院还经常能招到尖子生,但进入90年代后每况愈下,尤其是1999年大学开始扩招,学生质量更是直线下降。更糟糕的是,学医不再是优秀高中毕业生的首选专业之一了。据报道,1977~2016年中国内地省级高考状元中仅有1.31%选择了医科,可2016年22个省的36位高考状元当中更是没有一人选择医学。相比之下,香港在过去的5年里诞生的27位高考状元当中有16位选择读医科,2017年的6位状元更是全部选择学医,两地差异极为明显。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就是中国内地的医患关系不佳,医生普遍得不到尊重,工资收入也和劳动付出不成比例。

  2017年,中国社会全面向前发展,新零售格局初具,无现金社会正向我们大踏步走来,网剧逼迫中国影视业进行第二次变革,普通人享受到更多的便利,更好的物质文化生活。

  即使历史在前进,国运在向上,仍然有猝不及防的暗流,老百姓在享受社会进步的同时,也要防范生命中不能承受之万一:“红黄蓝”虐童事件,让家长与幼儿园之间的互信关系受到考验;杭州保姆纵火案,豪宅和保安防范不了人心贪婪和黑暗;江歌案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庭审,凶手被判20年极刑(根据日本法律,20年、无期和死刑都称为极刑),但如花少女,一去不返……

  江歌案庭审,周刊记者全程报道。正如普利策所说:“在一件事情的真相被彻底弄清之前,绝不放过它。连续报道!连续报道!……一定要坚信,真相对报纸来说,犹如贞操对女人一样重要。”

  这正是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对非虚构写作的推崇,以报道、写作追求“真实”的线》希望呈现给读者的“一本刊物和他倡导的生活”。